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大数据

我能看见战斗力一百三十三章回家四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我能看见战斗力 一百三十三章:回家(四)

灵甲是武者最大的安全保障,因为不论你如何锻炼,肉身的强度想要赶上天才地宝的强度也太过艰难了,或许到了王境,拥有全部灵化的身体可以做到,但在王境之前,灵甲的作用对武者确实不可估量的。

像龚正这样的蜕凡巅峰武者,哪怕有着遁术秘法面对徐老赢也是毫无作用,但他穿上灵甲后,而在尤文图斯被莱切逼平却能从徐老赢手中逃窜便可见一斑。

丰文栋的灵甲也是件高级货,只是他太过大意,被鸾啄破去,而当灵甲破碎,就意味着防护能力的缺失。

所以在空中与幽凰纠缠的凶境武者,险象环生!

他一边要躲避幽凰的鸾啄与凤爪,一边要抵挡那些无孔不入的金焰,如果说灵甲在手,他还能与幽凰打个有来有回的话,灵甲破碎,他就只剩招架之功,没有还手之力。

短短的一会儿,丰文栋的玄冰重甲就出现了十多处破损,他左支右挡,只觉得这幽凰并非器灵所化,而是真正的神兽。

不然怎会如此敏锐,他是头一次知道,一头荒兽能将战法运用的如此娴熟,避虚就实、声东击西、攻敌必救!

短短的一会儿,丰文栋便觉得心力交瘁,这价值千万金的灵甲,也马上就要破碎。

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,远处传来的呼唤就像是黑夜中那抹最明亮的光。

“丰兄莫慌!我们来助你!”

冯、伍、陆三家,终于赶到。

赤红的光柱横亘天地,湮灭了幽凰的羽翼!这是冯金焕的绝技——轰天术。

巨大的黑烟鬼头一口咬住了幽凰的头颅。这是伍卓的四九鬼咒。

还有那通天彻地的一道厉芒,将幽凰与鬼头同时劈开,这是陆正和的封天刀。

丰文栋苦苦支撑,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支援,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幽凰,在三记凶境的杀招下,被打散成一团金色火云,漂浮在空中。

脱困的丰文栋长舒一口气,朝着另外三名凶境武者见礼。

“幸好诸位兄弟来的及时,不然为兄我可要亡命逃窜了。”他的玄冰重甲尽碎,精壮的身体上满是烧伤的痕迹,可以看出刚刚的战斗有多么不易。

“丰兄照顾我们几家多年,丰兄有召,吾等必定到场。”冯金焕朝丰文栋拱手道。

伍卓与陆正和亦是点头同意。

像唐氏这样的豪门有门的运营方式,像这样的中小型世家也有他们的生存方式,他们单独一家的武力资源都很有限,但当他们形成一个联盟后,便是城西一股极强的势力。

像这样的攻守同盟,当然不仅仅是依靠利益纽带,而是在冯金焕、伍卓与陆正和起于微末时,丰文栋便开始帮助他们,武技上、资源上,这些恩情都在他们发迹后化为了实实在在的利益。

现在四家多有通婚,共同进退,即便是一些实力强悍的中型世家,也要给他们几分薄面。

只看现在的情况,天上整整四个凶境武者,而地上有三十多支着甲的蜕凡小队。

这是一股极强的实力,即便是幽凰这样的神兽,都不被他们放在眼中,四人在空中,谈笑甚欢。

“丰大哥,这次所谓何事?”伍卓抱胸问道。

丰文栋朝着三个老兄弟道:“一场泼天的富贵!”

“哦?”三人一惊,已经到了他们这种程度的武者,已经算是站在了龙州武道的巅峰,只要不去作死惹怒那些豪族,想要谋求家族的发展还是不难的。

境界高了,眼光自然也高。

丰家是四个家族中,现今发展最好的,能被丰文栋称为泼天的富贵,这可让其余三人无比好奇。

他指着地上的金龙,说道:“这名武者是外城来我西陵历练的,拥有一套单人融合武技的秘法,还有一把可化幽凰的圣剑!”

三人无比惊异,面面相觑。

到了他们这个程度,当然知道拥有这种底蕴的武者意味着什么,这哪是泼天的富贵,弄不好就是一场灭门之祸。

丰文栋看着三人神色不定的模样,自是清楚他们在想什么,说道:“我们在西陵,只会永远被唐弥两氏压住。难道你们想这样过一辈子么?”

三人脸色一变,默不作声。

作为一个真正想着干一番事业的武者,他们又怎么想一直总导演谢涤葵表示居于人下。

“这儿,就有我们另起炉灶的契机!”丰文栋指着金龙说道。

丰家在西陵,也有近两百年的历史,传到他孙子这一代,已经是第十代,可是这整整十代人的努力,非但没有缩短一点和唐弥两氏的差距,反而是越来越远了。

这让丰文栋清楚的知道,再在西陵呆下去,丰氏早晚有一天会被湮灭。

不是死在唐弥两氏大战的余波中,就是被唐氏或是弥氏吞并,因为那两族的势力,早已不是小小一个西陵可以满足的了的。

如果不是互相制肘,以他们两族的实力,至少也是几城在手的一方诸侯。

去年年末,唐弥两氏更是从呈州运回几十万人口,让西陵的百姓不堪重负,粮价高悬。

这种种的一切,都意味着唐弥两氏要有大动作,到了那时,他们这些西陵小族,何去何从?

不是被驱赶,就是被收编,面对那样两尊庞然大物,丰文栋想不出什么抵抗的可能。

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壮士断腕!

西陵城已经无法再呆,那边另寻一处再起炉灶,哪怕是荒地建城,也好过这样毫无希望的发展下去。

“道理我都明白,可族中大部分的人,是不会愿意离开西陵的。”陆正和叹道。

像西陵这样一处繁华之地,醇酒美人已经消磨了族人的斗志,别说离开西陵去拓城,就是让他们开垦荒地都一个个心不甘情不愿,又怎肯另起炉灶,放弃西陵的一切。

“那便放弃他们!”丰文栋眼中无尽冷漠,寒声道。

他转头看向伍卓,问道“小伍,你的四九阴书中,是否有搜魂夺魄的秘法?”

伍卓点头,回道:“确有一式搜神法,但被施术者会被这一式破灭神魂,成为行尸走肉。”

“无妨!”丰文栋挥挥手,指着那尊地上的金龙道:“有了这套融合秘法,焉知我等实力不能更进一步,而随我们而去的,尽是家族精锐,百年之后,谁又能说我们不会是另一个豪族!”

“为兄只问一句,你们可还有登临天下的野心!?”

三人沉吟良久后,再次扬起的脸上满是决然。

就像年轻时那样,四只拳头撞在一起,大声道:“干了!”

有志不在年高,也许在他们年轻时,能够成为凶境武者成为家主已经是他们最大的愿望,但当他们真的千辛万苦成为凶境武者时,却发现这片天地光褒的令人无法想象。

平民眼中高高在上的凶境,在豪族眼中连个屁都算不上,身为家主的他们想要下行危险依然存在。欧洲在落实债务危机应对措施过程中依然存在挑战谋求家族的发展,却只能一次次忍气吞声。

看着豪族先行一步大快朵颐,只留一些残羹冷炙,不过是对他们的施舍,却还要感恩戴德。

成为了凶境,变成了家主,非但没有让他们更加快意,反倒是被豪族压的喘不过气!

这样的家主,他们已经当得够够的了!

拉萨治疗前列腺炎医院
乌鲁木齐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
成都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
Tags:
友情链接
广州物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