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云计算

我想做个好人第章什么情况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我想做个好人 第066章 什么情况?

“系统;日行一善,功满三千,完成打击坏人,奖励378善恶点。”

秦风看着系统给的奖励,心中美滋滋,花五百块,买个新果八,这买卖,值啊!

“系统;日行一善,功满三千,完成劝人弃恶,奖励999善恶点。”

秦风正美滋滋的,突然系统又一道信息来临。

他当场就懵了。

还可以这样?

劝人弃恶?

这么一波,又有一两千的善恶点了。

秦风觉得,做好人好事还是很靠谱的,你看,不仅赚了善恶点,还赚了便宜。

这果八,回头送给媳妇儿,多好,美滋滋的。

看着熟悉的街道,熟悉的湘市,秦风整个人都放松了。

……

湘市炎黄总部。

评出2013年度中国十大市值

李承云坐在办公室椅子上。

前面站着的是一脸惆怅的苏乐。

打从一把手变成二把手之后,苏乐觉得自己好日子就到头了。

这不,新官上任没几天,第一把火就开始燃您的站点最终可能还是会受到百度的冷落。烧起来。

“苏乐,你去把秦风带到这里来吧。我想见见他。”李承云确实是对秦风很有兴趣,倒不是什么没有登记,登记不登记的,对于炎黄组织来说,并不算大事,华夏这么多人,真要纠结这些,那啥工作都不用开展了。

就说华夏之前,人口普查了那么多次,不还是有那么多黑户?

他对秦风感兴趣的是一个年轻人,且过了最佳修炼的年龄,居然还会被修行界的人看中,想收为徒弟。

修行界中,一般适合修炼的年龄都是十八岁以下,看档案资料,这秦风已经二十岁了,错过了最佳的修炼年龄,所以他很好奇。

李承云的好奇苏乐并不知道,他此刻听到这话,顿时就惆怅了。

误以为头顶上司要找秦风的麻烦,心想吧,这不登记的事情,可大可小,有的时候,对于某些事情真要追究起来,那可是分分钟要人命啊。

讲道理,从客观角度来说,这压根就不关苏乐的事情,苏乐之所以惆怅那是因为当初答应了大佬关照下秦风啊。

人家大佬有多恐怖,他可是亲身体会过,想到这里,苏乐硬着头皮开口说道;“李队,湘市没有登记的那么多,要不就算了?不差秦风他一个啊。”

李承云一愣,这都什么跟什么?

不过仔细一想,就知道是苏乐想多了,当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;“放心,我不会为难他的,你去喊他过来吧。”

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苏乐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应承了一声,就出门亲自出马,琢磨着到时候李承云真要为难秦风,他怎么也要保住秦风。

不为别的,就为自己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。

……

秦风这边,刚刚回到出租房内,准备简单休息一下,然后就开始工作。

这人啊,不能因为暴富就忘了本,该工作的还是要工作,该上班的还是要上班,最关键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暴富。

沙市之行的八万收入确实是笔意外之财,但秦风已经计划好了,四万留给媳妇儿读大学用的,两万给媳妇儿日常用的,比如说买买衣服,买买化妆品啥的,最后两万,才是用来做好人好事刷善恶点的。

加上之前借的那一万,以及自己以前存的钱,也有三万多,秦风觉得,够了。

看着系统界面的第三幅经脉图。

第一个穴位已经完全点亮,第二个穴位也点亮了将近三分之一。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D级选手了。

再加上特殊能力神识,以及修炼功法的,秦风觉得自己多少有点自保的能力了。

回头,多积累一点善恶点,先将修炼功法记忆好,看看这修炼功法到底有什么用处,同时再给自家媳妇儿积累点金丹,也让自家媳妇儿有自保能力,至于小白,暂且先靠边吧。

收拾一番,正准备出门工作,这个时候,铃声响起。

秦风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苏乐打过来的,要不要接?犹豫了一下,还是拿起,接通。

怎么说,对方也是个领导,而且还欠了对方的钱,虽然没有打算还,但面子还是要给点,哪怕坑了对方。

“苏领导你好,不知道苏领导找我有什么好事啊?”秦风客气的说着。

“秦风,你在家没有?”苏乐一本正经的开口,让秦风微微一怔。

“不在。”秦风想也没想,直接开口否认。

苏乐一听,差点就尿了;“我在你家门口。”

秦风当时就尴尬了,强行忽略这种尴尬局面,笑着开口说道;“苏领导,我正准备出门上班呢,我这就来开门,进来喝杯茶吧。”

话说着,走到门口,将门打开,果然苏乐就站在外面。

京东集团对于Fast Retailing上述决定则表示

秦风的心中也是十分的蛋疼,不见这么套路的,你费有多啊,不知道敲门啊,合着打不要钱啊。

当然,他心中的怨恨是不会说出口的,看见苏乐,脸上洋溢着笑容;“苏领导,快请进。”

苏乐点头应承了一声,进门之后就直接坐在沙发上。

等到秦风泡好茶,这才一脸凝重的开口说道起来;“秦风,你坐,今天找你,是要跟你说个事情。”

看到苏乐这种凝重的表情,秦风也正色起来;“苏领导,你说。”

苏乐端起茶杯;“秦风,我已经不是湘市炎黄的负责人了。”

秦风淡定如初;“嗯。”

苏乐有点脸黑,你就不能有点反应?不能有点好奇?这么下去会变成尴聊的。

“你不问问为什么?”苏乐深呼吸了一口气,纠结的看着秦风。

秦风听着这话,心想;这又不关我的事情,你是不是负责人关我什么事情?难不成你是负责人我景区播报还有什么好处不成?

当然,这话肯定不能说出口,秦风还是很配合的问了一句;“为什么?”

苏乐脸疼,他觉得跟秦风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,组织了下语言;“湘市炎黄负责人空降了个人,这个人叫李承云,他是前沙市炎黄一队的副队长,你昨天绑的杨潜,就是他的人。”

苏乐停顿了一下,继续开口说着,觉得没有必要在秦风这里卖关子了,卖关子估计也得不到秦风的好,干脆一股脑说出来比较好;“李队对你比较感兴趣,因为你还没有在组织登记,所以他叫我今天过来,带你去见见他。”

“不过秦风你也放心,我答应你师傅了,会关照你的。”

秦风一直安静的听着,心中也在一直思索着。

他明白,锅甩出去,能不能完美的逃避,得看背锅侠,苏乐明显不是一个合格的背锅侠。

这一点秦风心中早就已经有所预料,做好了心理准备。

绑杨潜的事情,他觉得,哪怕再来一次,还是会这么做。

木雕的诡异,别人都没有发现,既然自己遇到了,那就不能错过。

这东西,是宝贝,肯定值钱。

至于登记的事情,秦风没有想到,按照苏乐所言,对方估计会以这个为借口,找自己麻烦。

不过,最让他疑惑的是,苏乐所说的师傅是什么情况?

通化治疗牛皮癣哪家好
泰州牛皮癣治疗方法
广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费用
Tags:
友情链接
广州物联网